狗万官网网站-狗万官方app-狗万滚球app下载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情感讲述 > 正文

一位宜昌老勘探的山西情缘

本报记者黄今通讯员曹竟斌 然然

近日,网络上一则寻找失联35年的宜昌老朋友杨远富的贴子,引起众多网友关注。让人欣喜的是,山西大同的朋友已经在网友帮助下,找到了已经70多岁、身在湖南长沙的杨远富。这一切,还得从山西大同的115地质勘探队说起……

疫情期间 网上寻人

通过网络公众号寻人的叫孔繁森,山西大同人,是一名年近70的退休工人。

他是来替自己93岁的老娘冯桂云来寻人。

要寻的人,叫杨远富,男,湖北宜昌人,和他差不多年纪,也是七十岁左右。年轻时,在山西大同115地质勘探队工作。

孔繁森的母亲冯桂云今年93岁,从接到居家防疫的社区通告起,她便待在家中一步也不出门。

老人眼睛已视物不清,可身体还不错,每天都特别勤快,自己做饭,自己做家务,能干的活儿都自己干。

只有一桩心事,令她日思夜想放心不下。

孔繁森每一回去看望母亲,她都忧心忡忡地问:“湖北那边疫情严重,湖北宜昌的杨远富怎么样了?你能想办法找到他吗?他和家人还平安吗?”

他去见老娘一次,她就问一次,闲下来的时候,她就不断地提杨远富,对他牵肠挂肚,日夜念叨。

孔繁森说,他文化不高,也很少出门,但老娘的心愿,做儿子的想尽办法也要为她实现。

杨远富作为湖北宜昌人,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让他们牵挂了几十年。

山西勘探 结下缘分

这一切,还得从山西大同的115地质勘探队说起。

115地质勘探队隶属于国家,60年代起就在山西大同市左云县旧高山村周围打钻,搞勘探,勘探队的工人们就租住在村民家中,和村民的关系相处很融洽,就像一家人一样。

那时,115队还专门给住了工人的村民家里都装上了电灯,街上也装了路灯。晚上,孩子们在路灯下踢毽子,打腿(一种那个年代男孩子们玩的,用棍子击打的游戏),开心的不得了。

之后115地质勘探队服从国家安排,从山西调去了湖北宜昌。

等115地质勘探队再次从湖北回到大同,已经是二十年后了。

1983年,115地质勘探队为勘探煤矿,再度来到高山村,向地球开钻。除了个别原籍是山西的老工人跟着回来,之前队里的老人都不见了,新来了很多湖北宜昌籍工人。

115地质勘探队来的那些天,村子变得很热闹,工人们都忙着在村里找房子租住。而村民们,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,都敞开大门迎接他们。

一位中等个头,方脸,胖胖的男人走进孔家院子,客气地用普通话问孔繁森:“老乡,有没有闲房子租?住两人。”

“他的体型和讲相声的岳云鹏差不多,年纪也跟我差不多,身上穿着钻井队的深蓝色工装。”孔繁森心里明白他是115队的,热情地冲他说:“有,你们来吧!”

这个人,就是杨远富。

随后,杨远富和他的同事杨洪根,每人提着一个铺盖卷,带着换洗的衣服搬来了孔繁森家。

杨远富收拾好屋子,自我介绍:“我今年30多岁,在115地质勘探队做电工,是湖北宜昌人,已经成家了,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奎奎,小儿子叫燕燕。”

孔繁森回忆说:杨远富这个人性格很好,特别随和,人也本分,下班了就回家洗衣服、做饭,很少出去串门溜达,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他。

我们年纪差不多,他喜欢看书,我也喜欢看书,气味相投,就成了好朋友。空闲时,我们会经常交流看书的心得,也会互相推荐书,互相借书看。

我们家是北方的土窑洞,我们俩经常躺在火炕上聊天。他看着我家泥土屋顶,我告诉他,这屋顶是我用镐头刨出来的。

他想到了他家乡的房子,说:“我家是在长江边上,是一个木屋子,你知道吗,长江涨水时,我的木屋子会随着江水漂起来。”

我听了觉得很新奇,山西水少,杨远富的房子会漂真不可思议,就问他:“那你的房子漂到江里了怎么办?人还在上面呢!”

他躺在炕上,虚虚地伸手在空中比划着说:“我的房子用很粗的铁链子跟岸上的锚固定在一起,不会被冲走,江水退了,木屋子就落下来了。”

艰苦岁月 相互扶持

杨远富思乡了,常常念家。他来山西,家里老婆孩子没人管,他特别担心。

孔繁森的母亲心细,看出来他闷闷不乐,自己做饭也不怎么做,不怎么吃东西,也不讲话。

老人就做各种农村的山西小吃,拉他过来吃。他是湖北人,爱吃辣,老人用红麻油,炝了一碗辣椒放那儿,湖北叫“油辣子”。

老人做好油面,他就舀一勺子“油辣子”拌着吃,吃得挺好。

老人见他肯吃了,喜滋滋地看着他吃面,像看自己的儿子一样。

杨远富心情好些了,开始自己做饭。他在我们家灶台,用土豆、白菜、胡萝卜做了辣得不得了的湖北菜,一定要我们尝尝。

孔繁森和母亲、弟弟,三人每人面前摆了一大瓷碗的热水,吃一口他的辣菜,喝一口水,辣出一头汗。他夹起来嚼嚼,笑笑:“辣这个味道太好了,就喜欢吃辣的。”

大家吃一口喝一口水,一碗一碗地喝,边吃边聊湖北的风土人情,山西的风土人情,说说笑笑,十分开心。最后把辣湖北菜全吃光了。

杨远富还有一点很有意思,他特别喜欢打苍蝇。村里的屋子有养猪,那个年代的厕所也是敞开的,特别爱生苍蝇。

屋子里面苍蝇嗡嗡乱飞,杨远富下班回了家,手拿一只苍蝇拍,全屋打苍蝇。

他没事干了就打苍蝇,一天能打死五六百只苍蝇。

杨远富对孔繁森一家也很关照,钻井工人们做了什么好吃的,他会叫大家一起去吃。

115地质勘探队有时会雇临时工,孔繁森的弟弟没有工作,杨远富总是一听到雇临时工的消息,就回家来叫弟弟去。弟弟做115队临时工一天能挣两块,孔繁森在水泥厂正式上班,老重的体力活儿干一天才8毛。

115地质勘探队对村民们很好,80年代的某一天,生产队场面(晒谷场)边竖起钻杆,安装天线,村民们奔走相告:“要放电视了!”

那个时候年轻人为看一场电影,睌上收工后还要赶到十几里以外的村子去看,电视是稀罕物,可旧高山的社员们,靠着115队早早地见识到了电视。

电视机前人围得密不透风,小孩凑在电视机最前面,年轻人挨挨挤挤地围在外围,老年人只能在外层听个声音,反倒是电视机的主人,115队的工人们很难挤进去,看上电视。

那是一台只有几吋的黑白小电视,图像不清,常下雪花,可人们硬是从节目预告,看到再见。

分别经年 内心牵挂

杨远富住在孔家的第二年春天,宜昌带来消息,大儿子奎奎眼睛受伤了。他急急忙忙赶回了湖北。

奎奎的眼睛在湖北治得不够好,他带了老婆、两个儿子来到山西疗养,也都住进了孔繁森家。

杨远富老婆来山西后做了个手术,做完手术有一周左右不能动,孔繁森的母亲热心地照顾他们一家人,做饭、收拾、洗衣服无微不至。

后来,他们搬到靠大路的一间房子住,开了一家小卖铺,由他岳父经营,贴补家用,大家依然像亲戚一样走动。

杨远富一家在村里待了两年。孔家弟弟结婚,他带着老婆、儿子参加婚礼,送了红包。

孔繁森说,弟弟婚礼后没过多久,杨远富带着全家人过来告别:“明天我就要带着家人走了,回湖北宜昌,今天来跟你们告别。”

大家虽然舍不得,但都替他高兴。他之前就说想调回湖北,现在能回去了,能照顾家,不用大老远跑山西,真的挺好的。

那时没有电话,也没想到问他要一个地址。杨远富走之后,大家没了联系。

一晃又过去35年了,孔繁森都已经快七十岁了,老母亲已经93岁了。

这么些年,孔家聚在一起聊天,只要聊起过去的岁月,老母亲总要提起杨远富,几十年从未间断。很想知道他们一家在湖北过得好不好,他现在身体好不好,如果能联系上,还想邀请他回山西来玩玩。

以前,老母亲念叨念叨就过去了,这次湖北疫情,加深了她的牵肠挂肚,寻找杨远富一家,成了她很重的心事。

网友相助 重逢在即

网上寻人的消息传开后,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。幸运的是,在网友和杨远富老同事的帮助下,两家人终于联系上了!

昨日,记者电话联系了已随儿子定居湖南长沙多年的杨远富。事实上,杨远富也牵挂着孔繁森和他的家人。“前些年,我曾两次专门去大同探访孔繁森一家,可惜他们已经搬家了,我没有找到。没想到,现在他们也在找我!”杨远富说,时隔这么多年,他和孔繁森第一次视频通话,高兴和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,“我们各自讲了分别后的情形,话儿好像怎么也聊不完。孔老妈妈一下子认出我来了,她身体还不错,就是听力有点不好。”杨远富说,人这一生,有缘相遇是缘分,彼此的真情和友谊最可贵。能有一份让人牵挂的美好情谊,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他打算等疫情过去,回山西看看,和他们好好聚一聚。

m_04-09-0420TR_3


孔繁森

m_04-09-0420TR_6


杨远富

m_04-09-0420TR_5


孔繁森母亲,93岁的冯桂云老人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  • 主管主办: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狗万官网网站分社 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
  • 版权为 狗万官网网站-狗万官方app-狗万滚球app下载 www.58tctg.com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-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
  • 联系电话:0717-6448478
  • 24小时报料热线:0717-6233333
  • 邮箱:sxxw@58tctg.com